• <optgroup id="qtcjq"><em id="qtcjq"><del id="qtcjq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
    <optgroup id="qtcjq"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qtcjq"><i id="qtcjq"></i></optgroup>
  • <acronym id="qtcjq"></acronym>
    <span id="qtcjq"></span>

    有這樣的家庭,我還能結婚嗎?

    樓主: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1 11:57:37 點擊:647752 回復:2897
   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

    字體:

    邊距:

    背景:

    還原:

    上頁 1 2 327 下頁  到頁 
      不要說文不對題,先說下背景(注:為保護個人穩私,以下名字均為化名)
      暮色淡淡地灑下來,我慌不擇路地順著山路往下奔跑著,耳邊是呼呼的風聲,深林遠處不時傳來幾聲凄厲的叫聲。
      我腦海中那個聲音不停地尖叫著,跑快點,再跑快點。
      不知道跑了多久,天色完全黑下來時,我終于看到了村口食雜店亮著的燈光了,那燈光仿佛是這暗夜里的希望,我加快了腳步。
      我沖進食雜店,把正在理貨的鄭伯嚇得手里的箱子掉到了地上,我扶著柜臺喘著大氣跟鄭伯說借他手機打個電話。
      鄭伯看清楚是我后,搖了搖頭,他彎腰搬起地上的箱子。把箱子放好后,他沉默著從玻璃柜里拿出了一部只能打電話的老人機放到了柜臺上。
      我接過手機,盯著鍵盤上的阿拉伯數字,我愣住了。好友宋芃芃校招會簽去深圳都兩個多月了,除此之外還有誰愿意義無反顧的來救我?對,沈知凡,他也是我的大學同學,追了我挺長一段時間了。雖然他家在荊城市,不過開車快的話到這里三個小時左右也夠了。

    打賞

    1956 點贊

   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:0
    舉報 | | 樓主 | 埋紅包
    樓主發言:251次 發圖:0張 | 添加到話題 |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1 14:28:21
     中年男人飛快地打開了車門下了車,我這才發現車子已經開到了一座山上,燈光里,我看到朧庭山莊的招牌。
      我拍了拍胸口,還沒定神,有個黑衣男人踉蹌著從走廊下走出來了,在他的身后還有幾個男人在拽他,中年男人跑過去扶住他,拽著他的幾個男人這才停了手。我看著他們朝車子走來,心想掙扎著要不要下車幫忙開一下車門,他們應該都是沈知凡的朋友吧?
      我胡思亂想著,他們已經走過來了。中年男人拉開了后座另一邊的車門,黑衣男人鉆了進來。
      四目相對時,那男人皺起了眉頭。
      中年男人把座椅往后放了放,黑衣男人半躺下來。
      我不知道他是誰,也不知道該怎么向他介紹我。只好尷尬地沖他笑了一下,然后我就轉頭又看著車窗外。
      車子重新啟動,我感覺到一旁的男人似乎燥動不安,車子開過一道長拐彎后,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他一眼。沒想到他也正盯著我看,他猩紅的眼眸以及臉上的大片潮紅看著很是嚇人,我懷疑他是不是酒精中毒了?
      “你,沒事兒吧?”出于禮貌,我輕輕地問了一聲。
    剩余 2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1 14:28:26
      話音落下,黑衣男人就朝我撲了過來,我嚇得魂飛魄散。他用力將我一拽,我狠狠撞到他的胸膛上。我的尖叫聲要出口時,他碩大的頭顱壓過來,我的嘴被他的嘴堵住了。
      我嚇傻了。
      “救,命。”我拼命的扭動頭,心里萬分后悔不該向沈知凡打求救電話。
      “二爺。”開車的男人也嚇到了,他踩了一腳剎車,慣性下,沒綁安全帶的黑衣男人滾到了腳墊上。
      “二爺,云邊小姐是阿凡少爺的朋友。”司機顫顫地說道。
      “你給我滾下去。”黑衣男人怒吼了一聲。
      趁黑衣男人還沒爬起來,我想要推開車門逃走。可是太慌張,我拉了好幾下都沒能拉開車門,黑衣男人卻再次拽住了我的頭發,我尖叫著喊救命。
      “二爺。”中年男人又喊了一聲。
      “我讓你滾下去。”黑衣男人又吼了一聲,他吼叫時我已經被他拽得后仰著摔到了座椅上。
    剩余 8 條評論  點擊查看  我要評論
    作者:沐梓錦年 時間:2019-03-11 21:21:08
      頂帖
    我要評論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2 10:47:16
      “救,救我。”我困難地發出喊聲,向中年男人求救。
      “滾。”黑衣男人神色狂亂,雙手死死地掐緊了我的雙肩。
      中年男人回頭看了一眼后座,收回視線后他下了車,我看著車門甩上,中年男人順著公路往前走去,我知道我在劫難逃了。
      黑衣男人將我死死在壓到身下,我拼命地掙扎,奈何車里的空間太小,他的力氣太大,我的雙腿又被他壓住。逼戾的空間里,我聽到我的衣服被他用力撕碎的聲音。
      噩夢如潮水般襲來,眼淚大顆大顆地從我眼角滾落。我的內褲被黑衣男人扯下時,我閉上眼睛放棄了反抗。
      是我太天真了,命運安排給我的殘忍,怎么會輕易結束?這輩子,我就注定了是骯臟的。
    我要評論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2 10:47:52
      他從儲物格里拿過一瓶水打開,喝掉大半瓶后,他靠到座椅上按著眉心。
      我就那么躺著,眼角的淚水還在往下淌著,嘴唇被我咬破,這會兒混著淚水痛得厲害。
      “對不起。”他向我道歉。
      我慢慢地回了神,抬手擦了一把淚,我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男人。他強J了我,然后跟我說對不起。我想問問他,我把他殺了再跟他說對不起行不行?
      我撐著座椅起了身,拿過儲物格里的礦泉水,我狠狠地朝他砸了過去。
      他躲了一下,礦泉水砸中了他的肩膀跌到了地墊上。
      “你是誰?”我含著淚顫著聲問他。
      他側頭看車窗外:“你可以取一些J液作證據去報警,或者,你開個價。你選一個。”
      “我問你是誰?”我吼起來,吼得太猛,空氣灌進來,我激烈地咳起來。
    作者:錦瑟弦歌 時間:2019-03-13 09:36:56
      樓主,繼續啊,賊刺激。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3 09:37:51
      他看了我一眼,伸手從車后窗那里扯下一條毯子丟到了我身上,然后他彎下腰撿起他的衣服穿上。
      他的從容不迫讓我更加憤怒,我抓過座椅袋子里的雜志沒頭沒腦地朝他打了過去。他挨了我幾下打后抓住我的雙手。
      “不要跟我動手,否則,我可能會再次控制不住自己。”他說這句話時幾乎是咬牙切齒的。
      “流氓,畜生。”我大吼。
      “你考慮一下,報警還是要錢?”他丟開我推開了車門,我看著他走到了駕駛位,隨即,車子啟動。
    我捂著臉嗚嗚地哭起來,我為什么會這么倒霉?我為什么只記得沈知凡的電話號碼?我為什么要向他求助?
      我想著這些為什么?內心十分茫然。黑衣男人給我的兩個選擇,我都不想要,我只想回到一個小時前,那我會像從前一樣跑到后山,躲到草叢里等天亮。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3 09:38:13
      可是我跑了,我受夠了那滿口黑牙,受夠了那雙沾滿罪惡朝我伸來的手,受夠了我媽哀傷又忍耐的哭泣,受夠了那些有嘴有眼供人朝拜卻放任罪惡橫行的泥菩薩,受夠了經年不散的香火味,我想跟命運作一次最慘烈的抗爭。
      誰知道,命運在轉角處給我挖了個更大的坑。
      我要去報警嗎?拿著他的J液去跟警察描述剛才發生過的事情,夜黑風高,警察問我為什么要上他的車,我怎么回答?警察問我家庭情況時,我又要怎么回答?就算警察相信了我,畜生能判幾年呢?他現在說得好聽讓我去報警,我真的去報警了,他很有可能倒打我一耙。以我的成長背景,警察相信他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大了。
      不,我不要報警,比強J更讓我感到恐懼的是我家庭情況的曝光。在我過去二十三年的生命里,我得到的羞辱已經夠了。我這樣的受害者,輿論的漩渦最終只會將我絞死。
      我要怎么辦?不能再回家,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我也不想再看到沈知凡。
      可我能去哪里?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3 09:38:21
      車子開了一段路后停下來,那個開車的中年男人上了車,黑衣男人又上了后座。我抓著毯子像靈魂出竅了一般坐在那里一動不動的。
      “你想好了嗎?”車子下了山后,黑衣男人側頭問我。
      我抬頭,死死地盯著他,他沒有回避我的視線。他眼中的猩紅以及臉上的潮紅退了大半,神色之中帶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。
      他有什么資格冷漠?我的憤怒又燃燒起來,咒罵聲即將出口前,我生生忍住。不行,我不能激怒他,他剛才就威脅過我如果我再動手他可能會控制不住自己再次強J我。意識到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,我全身的肌肉不自覺的就緊繃起來。我必須盡快的下車,然后找一個安全的地方住下來,天亮后,我再想想要怎么辦?
      “我要下車。”我開了口。
      他愣了一下,問我:“你,要下車?”問完后,他掃了一眼遮在我胸前的毯子。
      “是。”我嚇得更加用力地抓緊了毯子,下身傳來一陣刺痛,那些液體粘膩在那里,令我十分難受,然后我猛然想到了另一個問題,畜生強J我時沒有用避孕套。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去買事后避孕藥,我不能懷孕。
      “把我送到有藥店的地方。”我冷聲道。
      “老林,進城。”黑衣男人吩咐道。
      “是。”中年男人應了一聲。
    作者:qq5202008 時間:2019-03-14 09:50:20
      雖然中間會有些阻撓,但是結果肯定會是好的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4 09:58:59
      我吃了事后避孕藥,吃完后,我下了車。黑衣男人跟著我下了車。我緊緊地攥著拳,怕自己倒下去,我知道他在等我提我條件。下身傳來的刺痛告訴我,我必須盡快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我讓黑衣男人去給我兩千塊現金。我需要在縣城先找個地方住一個晚上,然后明天去辦個臨時身份證,還得重新買個手機,之后的事情再從長計議。
      黑衣男人有點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兩千?”
      我抬頭,死死地盯著他:“這是不是你嫖過最便宜的一次了。”
      “你……”他眼神凌厲,似乎意識到自己沒資格說什么,他轉身走回了車子那里。
      我看著他拿著兩疊錢走回我面前:“這個你先拿著,我知道,這不是錢的問題,你先拿著,或者你給我一個帳號,我……對,對不起。“
      我接過那兩疊錢,數了二十張,剩下的錢我扔到他腳下,然后轉身就走。我全身上下痛得厲害,每走一步都我止不住的哆嗦。
      “喂……你……”黑衣男人拿著錢追上來。
      “滾。”我低聲喝道。
      他抿抿唇,臉色難看。
      我繼續朝前走,黑衣男人沒有再追來了。我繞了幾條巷子后找到了一間小旅館,我撒謊說跟媽媽吵架,所以跑出來住一晚上。前臺的老板娘看我哭得真切,也就睜一只眼閉一眼沒追著跟我要身份證,只是要求我天亮了就馬上退房走人,不要給她添麻煩。
    作者:坦白15個 時間:2019-03-14 11:23:40
      能不能 自己心里沒點BSHUA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4 11:29:30

      我拿著房卡上了樓,進了房間后,我將門打了反鎖。不放心,我又把窗前的小沙發挪過去堵住了門。做完這些后,我雙腿一軟就癱坐到了地上。
      哭是哭不出來了,我呆呆地看著地板,大腦里空空的,心里也空空的,似乎也沒那么悲傷了。有時候想想,我的神經可能異于常人。否則換個人,只怕都死一百次了。
      我的心臟生長力比較頑強,就像韭菜一樣。這二十三年來,我的心總是被割了長,長了又被割。沒完沒了,無休無止。我有時候也會想,什么時候,我的心臟再被割一次,它就再也長不起來了?
      我坐得雙腿發麻了才撐著地板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,扶著墻進了廁所。我洗了個熱水澡,就那么裹著泛黃的浴巾躺到了床上。
      遠處有嘈雜聲隱約傳來,有人在吆喝著賣夜宵,還有些頑劣的男孩子吹著尖利的口哨。我伸手關了房間里的燈,路燈從窗戶里透進來,我望著斑斕的天花板出神。
      應該快到晚上的十點了吧,我媽睡了嗎?麗香呢?她會找我嗎?想到麗香,我的淚意又泛起來。
      我媽為什么要造這么多的孽?我的淚從眼角滾落下來。
      我一直羞于對人啟齒,我媽媽是個尼姑,我從小在尼姑庵長大。可是這些又是事實,我無法逃避的事實。我媽媽剃著光頭,穿著袈裟,手持念珠,嘴里念著阿彌陀佛,每天跪著給菩薩上香,接受十里八鄉香客送來的供養錢。
    我要評論
    作者:美貴 時間:2019-03-14 11:36:10
      寫的很好,至純至今。
    作者:liuxianning 時間:2019-03-14 12:28:50
      啪啪啪啪此處掌聲半小時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4 12:59:45

      聽山下的人說,我一歲多的時候我媽帶著我來到新峰山梅瓏庵的,她們說我媽剛到庵里時還是俗人打扮,穿著干凈得體,也不哭哭啼啼,誰也猜不透一個年輕女人為什么會帶個孩子跑到庵里來。
      當時庵里只有個八十多歲的老尼姑,因為離山下村子有五、六里山路,除了逢年過節,她平常吃飯都是有一頓沒有一頓的。
      我媽來了后,把老尼姑照顧得妥妥帖帖。她手腳也勤快,屋前屋后的栽果樹種菜。一開始山下的村里人只是冷眼看著。見我媽真心實意地想把庵堂搞好,我媽來的次年,村里商量了一番,然后拿了兩畝地送給了庵。我媽種點菜還行,種地卻是完全沒經驗。
      村里人輪流幫忙,這一來二去的,村里的惡棍對我媽就動了歪心思。只是那時礙著他老婆還活著,老尼姑也還在,他不敢明目張膽地騷擾我媽,但逢上山,他總是對我媽說些不堪入目的話。
      沒兩年,老尼姑圓寂了,惡棍的老婆也病死了。我媽接了老尼姑的衣缽,落發為尼,我那會兒三歲多點了。有一天夜里,惡棍摸黑上了山,他像一個鬼一樣撞進了我們住的那間屋子里,我們母女嚇得抱成一團。在那間陰暗的屋子里,惡棍當著年幼的我的面把我媽按在了床上。
      我媽拼命掙扎,他左右開弓打我媽耳光,我也嚇得哇哇大哭。我媽被他打怕了,求他去屋后,說不要當著孩子的面。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4 14:30:00
      惡棍淫笑著,小屁孩哪懂這個。
      可我記得啊,我這輩子都記得。老惡棍騎在我媽身上的樣子,我媽的眼淚從她光頭上滑下的樣子,我記得惡棍用力揪我媽胸前那兩團白花花的乃子。我記得那天晚上后山的烏鴉叫得特別凄厲,我還記得那晚我哭啞了嗓子。
      這次之后,惡棍隔三差五就來。我媽剛開始還裝模作樣的拒絕,時間長了,她就默認了。有時候惡棍來,她還會張羅著給他熱飯吃。
      惡棍不再當著我的面騎我媽,但總是捏著我的臉笑出一口黑牙,他讓我叫他爸爸,我從沒叫過,哪怕他打我,我也不叫。
      我媽對村里人說我是她撿來的,可我知道,這不過是我媽說的謊話,我是她親生的女兒,雖然她始終緘口,從不提起關于我爸,不過我猜測,我的出生一定是不體面的,否則一個年輕的女人怎么可能有勇氣帶著孩子遠走他鄉,如果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,她又何必淪落到出家為尼?
      就像麗香,明明是她和老惡棍茍且生下來的孩子,她卻睜眼說瞎話說是別人丟在庵堂前的棄嬰。我媽懷麗香時,我都六歲了。我親眼看著她的肚子在寬大的袈裟下一點一點變大,我親眼看著麗香出生,還是惡棍自己接的生。
      是啊,她怎么有臉說她生了兩個女兒呢?菩薩不會說話,人卻是有嘴巴的。一個尼姑,早應該斷了七情六欲的,否則怎么有資格代表菩薩?
      我躺在這里,那些往事就像電影里的慢鏡頭,它們將往事拆成一幀又一幀,鏡頭所到之處,畫面細節一一呈現。難堪的往事混雜著今天的羞辱鋪天蓋地打來,我無處可逃。
      這一夜,我睡了醒,醒了又睡。折騰到天亮沒多一會兒,老板娘就來敲門了,催促我收拾一下快點離開。我掙扎著起了身,匆匆洗刷了一下就套上了昨天那套被撕破了的衣服。
      離開小旅館時,老板娘很好心的提醒我別跟媽媽鬧別扭了,趕緊回家去換套衣服是正事兒。
      我謝過她后低著頭往外走去,我哪里還有家?
      當天下午兩點半,我搭大巴車離開了縣城,然后在市里轉動車去了深圳。我沒有跟宋芃芃聯系,選擇去深圳,也只是想著在那座陌生的城市有一個我熟悉的人,她也在那里,這樣我能更有勇氣一點兒。
    我要評論
    作者:zyxuxun 時間:2019-03-14 15:07:32
      老司機,污污污
    我要評論
    作者:wanglina1985 時間:2019-03-14 19:22:46
      加油
    作者:wukunju 時間:2019-03-14 21:10:42
      留記號
    作者:lanking705 時間:2019-03-15 01:45:53
      頂帖
    作者:xiaoluai 時間:2019-03-15 04:21:01
      多寫點,挺有意思的故事,一直更新下去吧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5 08:49:15
      兩年后
      經歷了來深圳最初的苦頓掙扎后,如今的我在一所私立學校做初中英語老師。我的收入算不上高,但也不至于太低,最大的福利就是有寒暑假。說起來,我還真是要感謝自己,讀大學那會兒,我本著證多不壓身的想法,順便把教師資格證給考了。考的時候我還嫌棄過那比馬思主義還厚的理論書,誰能想到,有朝一日我真的成了老師。
      暑假只剩一個尾巴了,我靠坐在沙發上看著窗外高大的梧桐樹干發呆。發呆,是我工作之外的常態。辦公室里的老師常打趣我說,云老師,你到底在想什么呀?怎么天天魂不守舍的呢?我多半只是笑笑,然后拿過手機,盯著屏幕繼續發呆。
      時間淌過兩年了,當年倉惶出逃那一晚的遭遇已經變成了我記憶里的一個片段。從小到大,我受到的傷害不計其數,那一晚,似乎也并不是最糟糕的。可我自己心里知道,是從那一晚開始,我再也不相信這個世界,再也不相信任何一個人……
      手機鈴聲將我從沉思中拉回來,我拿過手機看了看,是個陌生的手機號碼,慣例的按了拒絕。很快的,那號碼重新打進來。我皺皺眉,順手查了個百度,并沒有備注快遞外賣等信息,我準備再次拒接拉黑了事時,對方的短信發過來了。
      “云邊,是你嗎?天吶,快接我電話啊,我是宋芃芃啊,快快快……”
      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但還是趕緊回拔了剛才那個號碼。
    我要評論
    作者:大吉大利無災無難 時間:2019-03-15 09:31:00
      夢到過節,就此說破,求菩薩保佑大吉大利。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5 10:19:45
      電話才接通,宋芃芃的就“突突突”開始轟炸我了。
      “好啊,你這個云邊,你這是出息了啊。我翻山越嶺,想盡一切辦法,好不容易才拿到了你的聯系方式,你可倒好,電話不接就算了,是不是還準備把我給拉黑名單里了?你這個大豬蹄子,死沒良有心的家伙,你簡直要氣死我了。哎呀,氣得我腦殼疼,心臟疼,胃也疼,哪哪都疼。”宋芃芃罵到這里時才停下來喘了一口大氣。
      “芃芃。”我輕輕喊了一聲,她還是我記憶里的宋芃芃,熟悉的語氣,熟悉的配方。
      “云邊,你趕緊的,立刻馬上告訴我你的地址,一個小時內,我要見到你。別跟我廢話,一個字都不許廢話。”她噼里啪啦又喊道。
      我知道她那性格,大學四年,要不是她的熱情主動,自來熟,我一個朋友也落不著。沒想到我徹底失去消息這兩年,她會費盡思心找我。
      我心頭涌上感動,我約她在我宿舍旁邊的一間咖啡館見面。
      掛了電話后,我換了衣服,化了個淡妝,然后就拎著包出了門。我先到的咖啡廳,破天荒的選了靠窗的位置,這里我可以一眼看到宋芃芃下車。
      宋芃芃比我以為的來得要快得多,她背著雙肩包,跑得飛快,那速度,像是她的愛豆會在下一個路口出現。
      我看著她一頭栽進咖啡,我起身,她略頓腳步朝我奔來。跑到我面前后,她收住了腳步。
    我要評論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5 11:50:00

      我微笑著看她,她一件白色T恤,牛仔短褲,丸子頭,化精致的妝,相比兩年前,她更加神采飛揚。
      她一把抓住我的雙肩,上下細細打量。然后狠狠地將我一抱:“你這個死丫頭,我可算找到你了。”話音里帶著隱隱地哽咽。
      “你怎么找到我的?”我拍了拍她的后背。
      她推著我坐下,然后擠著跟我坐到了一起。服務員上前來問點什么,她大手一揮:“來壺茶,我們姐妹倆要談心,最好是能喝一下午那種茶,對了,點心再來兩碟,隨便什么口味都行。”
      服務員忍著笑施施然遠去。
      “世界這么大,你鐵了心不跟任何人聯系,連你妹都沒有你的消息,我上哪里找你去。”宋芃芃緊盯著我,“還不是多虧了沈知凡,也是老天開眼,他今天無意中電視上看到你,然后就立馬打電話給我了。”
      “電視上?”我呆了呆,好一會兒才想起來,上學期快放假時,某電視臺來我學校采訪,我們班作為代表出了鏡,可我看過,我的鏡頭也就一秒,根本就是一閃而過。沈知凡的眼神也太好了吧?
      “是啊是啊,就是那什么教育臺,沈知凡換臺的時候看到的,你是不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?”宋芃芃興奮地晃我。
      “沈知凡?”我又反應過來,是沈知凡。如果我沒有記錯的年,那一夜的車,那個中年司機曾經說過,二爺,云邊小姐是少爺的朋友。
    作者:蹲在墻角的宅棍 時間:2019-03-15 13:12:38
      小說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5 13:20:14
      那個畜生和沈知凡是兄弟吧?沈知凡找到了我,那個黑衣男人是不是也就離我不遠了?那一夜的記憶開始涌出來,我的手開始顫抖。
      “云邊,瞧你傻不拉幾的樣子。沈知凡啊,就是那個看到你就臉紅,你說句話他能當圣旨那個沈知凡啊,那個默默幫你占座你從來不領情的boy呀。不會吧,才兩年哎,你就把人家忘得徹徹底底了……”
      我攥緊手心,努力的穩定自己的情緒。這兩年來,我以為自己已經挺過來了,可現在只是聽到沈知凡的名字再聯想到那個畜生我就發抖了,我還真是沒用。
      “喂,云邊,你干嘛?”宋芃芃看出我不對勁,推了推我。
      “啊,沒有,沒有,我就是聽你說電視臺的事情,想到我開學后有一大堆工作等著我呢。”我強自鎮定下來。
      “我天,你瞧我這記性。”她拍拍腦袋,“沈知凡還在外面車上等著呢,他送我過來的。我沒讓他跟進來,說要先征求你的意見,我聰明吧?”
      我感覺眼前一黑,笑容變得勉強:“他……怎么在深圳?”
      “你都能在深圳,他咋不能在深圳。我們都小瞧他啦,讀大學那會兒我以為他家有點小錢,誰知道人家家里老有錢啦,深圳廣州到處有產業呢?他這段時間正好在深圳,要不然怎么會看到深圳本地臺呢……”宋芃芃喋喋不休。
      她說了些什么,我沒太聽清,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:我要離開這里。
      
    作者:風尚有我 時間:2019-03-15 14:11:50
      我要做記號啊!!!!!!!!!!!!
    作者:好想同你一起 時間:2019-03-15 15:36:01
      鄙人新做現代詩一首《摔倒了》:哎呀/我摔倒了/要樓主更新才能起來/實在不行出本書也可。
    我要評論
    作者:華老英雄68 時間:2019-03-15 16:30:00
      做記號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6 09:58:30
      “嘿,云邊,讓人家進來吧,看在他辛苦找到你的份上。你都不知道這兩年,我真是什么辦法都用盡了。要不是沒有你家的具體地址,我就都上你家里去找你了。”她嘟囔著,見我興致不高的樣子,她只當我對沈知凡有意見。
      “云邊,你別這樣嘛,做不成情人,總還能做朋友啊,多個朋友多條路啊。更何況,我們還是大學同學呢,還有同學情分在呢。”她苦口婆心勸我,就像念大學那會兒,她總是勸我灑脫一點。
      可我心里的苦,她哪里真正懂得。我想拒絕她時,服務員剛好送茶點過來。等服務員擺弄好離開后,我突然改變了主意。
      “好,你去喊他吧。”我道。
      “我就說嘛,我們云邊最大方了。”宋芃芃喜出望外,在我臉頰上吧唧親了一大口,起身就往咖啡館外跑去。
      時隔兩年,我再見到了沈知凡。他并沒有變化,還是高高瘦瘦的,戴一副近視眼鏡,笑起來靦腆又無辜的樣子。
      我們很客氣的握手。整個下午茶時間里都是宋芃芃和沈知凡在說話,我話很少。好在我過去也是這樣,他們并沒有什么懷疑。茶喝到尾聲時,沈知凡無論如何要請吃晚飯,宋芃芃去了廁所。
      我以為他會問兩年前的那天夜里,我為什么不辭而別,但他沒有問。我只能猜測,那個畜生肯定是做了什么手腳。否則,沈知凡肯定要問我當年的事情。
    作者:guogun6677 時間:2019-03-16 11:15:46
      @云邊小彩虹 :本土豪賞1根鵝毛(10賞金)聊表敬意,禮輕情意重!【我也要打賞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6 11:28:45

      想到這些,我心里有抑制不住的憤怒。我心里產生一個特別強烈的念頭,我想看看那個畜生這兩年過得怎么樣?
      也許老天也感知到了我的憤怒,我根本沒費任何心思,就在當天晚上的十一點半,我在KTV里見到了畜生。我猜想是因為他從沈知凡的朋友圈里看到了我,我們仨剛開始唱歌時合了一張影。
      他來了,一個人來的。
      “二哥。”沈知凡很意外,也很驚喜,“你怎么來了?明妍呢?她怎么沒過來?”
      我依然對著屏幕唱歌:“……活在現實與過去之間,時空穿梭往返,我世界只有這夜晚。”
      “云邊,芃芃,給你們介紹一下,這是我二哥,沈知年。二哥,這是我的同學。云邊,我和你說過的,我們兩年沒見了呢。”沈知凡酒喝得有點多了,開始有點大舌頭。
      “你好。”畜生先和宋芃芃握了握手,然后他走到了我面前。
      我已經唱完了整首歌,放下話筒,我站起了身,迎著畜生的目光,我微笑著。兩年了,原來出生的名字叫沈知年。
      “你好。”他朝我伸手,“聽我弟弟提起過你很多次,今天終于見到,我弟弟好眼光。”
      我的笑容擴得更大,伸出手,我跟他握了一下:“是嗎?”
      “是。”他也盯著我笑,意味深長。
      我們的手很快松開,他退了一步回到沈知凡身邊:“我剛好在旁邊應酬,順路過來打個招呼。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6 12:59:00
      阿凡,早點回家。”
      畜生又朝我點了點頭,然后他轉身走了。沈知凡坐回我旁邊,我沒有再唱歌了,拿著酒杯和他一杯又一杯的喝。他告訴我,他哥快要結婚了。他告訴我,他哥追妻追成言情小說范本。他還告訴我,他哥是外科主刀醫生,手術做得特別棒。
      我笑,我說你有個好哥哥,真羨慕你。
      沈知凡晃著腦袋笑,他說我哥太厲害了,顯得我太笨。
      我想,這兩年,畜生過得很不錯呢。有一個馬上要結婚的女友。原來他還是白衣天使呢,救死扶傷。他應該每天都享受著病人都對他的頂禮膜拜,享受著別人把他當救世主的快感吧。他剛才看我的眼神里帶著疏離和冷淡,他還特地強調終于見到幾個字,他是在暗示他早就忘了當年的事情了吧。
      可我沒法忘記,我一輩子也沒有辦法忘記。那逼戾的空間,撕裂般的疼痛。老板娘的同情,公安局里,小哥面對我的試圖求助翻起的白眼。事后避孕藥讓我足足有三個月的時間,例假紊亂得一塌糊涂。我來深圳后,如驚弓之鳥……那些揮之不去的恐懼和陰霾,每一夜都折磨著我。
      兩年了,我好不容易過上了全新的生活,那個畜生為什么又要出現?我都盡了最大的努力把自己和這個世界隔絕,為什么沈知凡要從茫茫人海里把我挖出來,他不知道我是顆定時炸彈嗎?
      “云邊。”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6 14:29:15
      沈知凡端起酒杯又和我碰了一下:“我真的找了你好久,你那一次和我們家的司機說,你說,你不想讓我看到你狼狽的樣子,所以,你不辭而別。可是,云邊,我真的,真的,從來沒有想到我們有什么不一樣。我就想,想對你好一點兒,只要你接受。”
      我慘笑,是那樣嗎?老天是知道的。
      “喂,沈知凡,你喝多啦。”一旁的宋芃芃踢了踢他的腳,“云邊,你也別這么瞎喝,醉了可難受了。”
      天知道我多想醉一場,如果能將往事化在宿醉里,酒醒來后,天依舊清明,人依舊如初。讓一切歸零,重新來過,多好!
      沈知凡最后還是喝多了,快散場時畜生又過來了,沈知凡被他們家的司機攙扶走了。
      “我送你們回去吧。”畜生對我說。
      我猜到畜生還會折回來,他也有點亂陣腳了吧。所以,他想對我把話說得更明白一點。而我,想聽聽他要說什么。
      我假裝冷漠:“不用了,我可以打個順風車,回南山很近了,就不麻煩你了。”
      宋芃芃也接腔:“是啊,不用麻煩你了。”
      “你們兩個都喝了酒,坐順風車不安全。”他很堅定的語氣。
      我在心里冷笑,還真是會裝大尾巴狼。
      宋芃芃有些為難地看著我,然后順水推舟:“那,那就麻煩你了。”
      我們一起下了樓,不出我所料,他先往宋芃芃住的地方開去。宋芃芃住福田,我住南山,KTV在中間地帶。較真起來,宋芃芃住得更遠一些。
      一路上,大家都沒說話,宋芃芃忙著發朋友圈聊微信。我喝得有點暈乎,靠著座椅假寐。心里猜測著畜生要和我說些什么?
      二十九分鐘的車程,車子停在了宋芃芃住的路口,她下了車。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夜色里,駕駛位的男人回過頭來。
    作者:富貴于我如浮云 時間:2019-03-16 19:25:20
      看的很爽,想買書了都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7 08:33:15
      我的后背繃得筆直,但我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。這歸功于我平常就不愛說話,不管多熱鬧的場合,我都癱著臉。同事們說我成熟內斂,實際上我是習慣了把情緒隱匿在心底。
      “你坐到前面來吧?”他淡淡的語氣,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感。
      我略遲疑,然后推開后座車門下了車。他探身過來幫我開了副駕位的車門,我坐上去,綁好安全帶后他啟動了車子。
      午夜的深南路交通狀況很不錯,車速很快。他伸手開了音樂,薛凱琪的《最后最后》響起,在KTV,他進來時我剛好在唱這首歌。
      “垂熄燈火只可影造這一支舞,現在落淚我怕再看你不到……”音樂在狹小的空間里流淌著,配合這午夜的氣氛,一男一女的車內,還真是哀傷。
      我沒閑情哀傷,這個時候他放這首歌,唯一能說明的就是他刻意的。他目的是什么?將氣氛弄得迷離,讓我的心在這淺唱低吟中柔軟下來,然后呢?他想做什么?
      “你的粵語很標準。”在某個紅燈路口,他手搭著方向盤望著夜色中的街道說道。
      我轉頭看他:“沈先生,有話直說。”
      他笑,轉頭迎著我的視線,語氣溫和:“云小姐,不過初相識,還談不上有話直說吧。”
      我怔了一下,我還真的沒有想到他會睜著眼睛完全抹去兩年前那場罪惡,甚至我以為他執意送我回去是想警告我管好自己的嘴巴,但他現在裝作完全不認識我。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7 10:03:40

      “初相識?”我似笑非笑地問他。
      “難道我長得像云小姐的某個朋友?”他很困惑地問我。
      “看來沈先生是真的健忘,兩年前……”我話說了一半,紅燈跳成了綠燈,他猛地踩下油門,車子像離弦的箭一般沖出去。我慣性地往前一栽,又狠狠地倒撞回座椅上。
      “不好意思,忘記提醒你了,沒嚇到吧?”他握著方向盤,嘴角上揚,語氣輕快,“對了,你剛才說兩年前怎么了?”
      我感覺我的腦袋“嗡嗡”的響著,這個畜生,他從再見到我那一刻就決定了要抹去兩年前那場罪惡。所以,哪怕我現在跟他撕破臉皮他絕對也是抵死不承認他曾經的罪行。是我想簡單了,以為一個人犯下過那樣的罪會良心不安。我錯了,畜生沒有良心。
      是啊,他現在有一個馬上要結婚的愛人,有富足安穩的生活,有被人擁戴的職業,他擁有令人艷羨的一切。
      兩年前,我沒有留下任何證據,唯一的證人是那個司機,我曾經吃過的事后避孕藥以及他給過我的兩千塊現金。兩年后的今天,司機消失了,事后避孕藥消失了,兩千塊現金消失了,我奈何不了他。
      “云小姐。”他喊我。
      我回過神來,車速已經慢了許多,他看我的眼神里帶著深深的關切:“對不起啊,我剛才把你嚇著了。”
      我努力的扯出了一抹笑容:“沒事兒。”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7 11:34:00

      “你剛才說的兩年前,你還沒說完呢。”他提醒我。
      “可能是我糊涂了吧,你和我以前認識的一個人長得很像,那個人……可能已經死了。不好意思。”我淡淡道。
      “哦。”他應了一聲,握著方向盤的手明顯收緊,虎口的位置泛成青白色。
      音樂換了一首一首,我看著夜色里不斷飛逝的路燈。多么可笑的人生,怎么可能有公道呢?從來就沒有,不是嗎?
      二十來分鐘的時間,車子停在了我住的小區門口。我解開了安全,伸手要推車門。
      “云小姐。”畜生喊住我。
      我頓了頓,沒有回頭。
      “再見。”他說。
      我下了車,踩著高跟鞋挺直著背一步一步往小區大門走去,我進大門時回頭看了一眼。畜生的車還停在那里,見我回頭,他跟我揮了揮手,示意我快進去。
      我抬步繼續往前走,十來步的距離,我拐過了彎,圍墻將小區與外面的馬路隔絕。我仍然不敢放松自己,就那么挺直著后背進了樓道,進了電梯,上了樓。
      直到拿鑰匙開門,我的手才開始抖。就像兩年前,那手完全的不聽使喚。好不容易我才打開了門,我扶著墻挪進門,將門鎖上,再打上反鎖。
      我背靠著門,緩緩地坐到了地上。淚水順著我的眼角往下淌,我拿出手機,在錄音播放器點了停止。我以為我能置畜生于死地。誰能想到,他那么狡猾。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7 13:04:15

      淚腺就像壞了一樣,我伏到雙膝之間痛哭。我難過什么?憤怒什么?兩年前我放棄公道,放棄追責,兩年后畜生不再認帳是正常的啊。他怎么能認帳呢?他怎么能承認自己是一個強J犯呢?
      我哭了很久,將忍了兩年的淚水一次性宣泄了個夠。哭累了,我直接爬到了床上,用被子將自己裹成一團,盛夏的深圳,我冷得縮成一團。
      這一夜的夢是凌亂的,我夢見了我媽,夢見老惡棍追著我媽和麗香打,追得她們漫山的跑。夢境再轉時,沈知年的臉逼近,他獰笑著。
      “云邊,你能拿我怎么辦?你要是敢輕舉妄動,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……”
      我驚恐的尖叫,在尖叫聲就我驚醒過來。天已經開始亮了,我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,習慣性伸手拿過床頭的手機。
      “云邊,我有點急事趕回老家去一趟,本來還想今天約你吃飯,看來只能等我辦完事情回深圳再說了。等我。”
      沈知凡給我發了一條微信,我看完后隨手就放到了床頭柜上。翻了個身,我一個激靈坐了起來,不對,沈知凡突然離開,會不會就是畜生搞的鬼?他在阻止我和沈知凡見面,他不想我和沈家的任何人有聯系。
      我想了想,拔通了沈知凡的電話。
      “喂,云邊。”他又驚又喜,“你醒了嗎?我就是擔心你在睡,所以不敢給你打電話。”
      “剛醒。”我睡前哭得太久,聲音帶著濃濃的鼻音,“你有什么急事要回老家呀?”
      “幫我二哥辦點事情,云邊,你感冒了嗎?”他擔憂起來。
      “你什么時候回來?”我又問。
      “事情順利的話,一個星期左右。”他說。
      “如果不順利呢?”我追問。
      “不會的不會的,云邊,你等我回來就是。”他滿懷信心。
      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,沈知凡的要辦的事情絕對順利不了。
    作者:頭箍女王 時間:2019-03-17 16:21:27
      有完整版的嗎?
    作者:一年到頭d 時間:2019-03-17 16:37:57
      寫的很好 棒
    作者:一年到頭d 時間:2019-03-17 16:38:08
      我想看完整版的
    作者:一年到頭d 時間:2019-03-17 16:38:22
      不完整老吊胃口
    作者:排骨奇奇 時間:2019-03-17 18:02:41
      表示沒看過癮啊啦啦啦啦簽到
    作者:zhongpin 時間:2019-03-17 22:46:44
      堅持不懈的支持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8 08:03:00
      日子似乎和過去沒有什么不同,我在這暑假的尾巴里每天睡到自然醒,醒來后數數窗外的梧桐葉。我和宋芃芃沒有再見面,她工作十分忙碌,我約了她兩次吃飯,都因為她臨時有事情不得不更改時間。
      而沈知凡,自那天早上通話后,他就沒有再跟我聯系過了。
      如果不是微信留著宋芃芃和沈知凡的聊天記錄,我幾乎都要以為那天的重逢是我的一場幻夢。
      沈知凡回老家的第六天,我一早起了床,按學校規定,我得回學校值班去了。出了小區,我 慣在小區旁邊的早餐店吃了一碗腸粉,付了錢后,我拎著包出了門又往地鐵站走。
      “云小姐。”我沒走幾步,聽到后面有人喊我,我下意識的就回了頭。幾米開外,一個穿著深灰色襯衫的男人站在人群中。明明是盛夏的季節,他身上卻好像自帶冷卻系統。
      我垂著的手一點一點收緊,真是沒有想到,沈知年那個畜生會出現得這么突然。
      “你這是要出去嗎?”他朝我走來,手里拎著一個紙袋,語氣隨意得像我多年的老鄰居。
      “沈先生有事嗎?”我竭力地保持鎮定,心里很是懊惱,我付完錢怎么就把手機放回包里了,這會兒想要拿出來當著他的面開錄音軟件肯定會被他發現。
      “來這附近辦點事情。”他嘴角微微上揚,目光緊緊地盯著我。
      我不說話。
    作者:失去丿記憶 時間:2019-03-18 08:15:00
      有沒有完整版的啊?看得不過癮,或者一次性多放點啊!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8 09:33:15

      他將手里的紙袋朝上掂了掂,然后伸到我面前:“我弟讓我帶給你的。”
      我心里吃驚極了,沈知凡回深圳了嗎?不對呀,他回深圳了應該是直接給我打電話吧,要送什么東西他不是應該直接送到我手里嗎?怎么會轉經畜生的手呢?
      “我弟出了點小狀況,現在不大方便來找你。”他猜到我在想什么?
      “什么小狀況?”我急問,這太奇怪了,什么樣的小狀況連電話都不能打,信息也不能發?
      “云小姐好像很關心我弟弟?”他微微俯身,嘴角的那抹笑意斂去。
      我感覺我的手心攥出了汗:“沈先生,如果沒有別的事情,我還要去學校。”
      他笑起來:“云小姐總是這么對男人的嗎?別緊張,我沒有惡意。純粹就是替我弟跑一趟腿,好了,我也該去辦事了,這個你拿著。”
      我看著他再次伸過來的手,那紙袋里有什么東西?一條血淋淋的死狗,一盒蠕動的蛇……我搖了搖頭退了一大步,然后轉身就跑。那畜生喊了我兩聲,我嚇得差點摔到,踩著高鞋我穿梭在人群中,就這樣,我一口氣跑到了地鐵站。過了安檢,我看到穿著制服的地鐵工作人員才敢停下來喘口氣。
      我氣還沒喘平,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,拿出手機看了看,是個陌生的手機號碼,我立刻斷定是那個畜生的號碼。
      我按了拒接,電話沒有再響了。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8 11:03:45
     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然后按下沈知凡的電話,這幾天,我給他打過一次電話,他沒有接。
      電話響了很久,沈知凡還是沒有接。聯想到那畜生說沈知凡出了點小狀況,我越想越不對勁。隨即,我拔下了宋芃芃的號碼。
      宋芃芃倒是接我的電話,她還在睡,咕噥了一句:“早啊,云邊。”
      “芃芃,你最近有和沈知凡聯系嗎?”我裝著隨意的樣子。
      “沒有啊。”她嘟囔著,“他大忙人,神龍見首不見尾。怎么了?你找他啊?”
      “哦,有點小事情問他,打了幾次他的電話,他都沒接,所以問問你。”我往扶梯走去,“你最近也很忙哦。”
      “可不是,我們頭兒一個卡了很久的項目前幾天談妥了,恨不得把我們當長工使。我昨晚加班到三點多,快困死我了。”她打了大哈欠,“云邊,求求你,我想再睡會兒。等我這個項目結束了,我請你吃大餐。”
      我只好掛了電話,去學校的路上,我滿腦子都是沈知凡到底出了什么小狀況?那畜生手上的紙袋里到底裝的什么?
      帶著滿肚子的困惑,我到了學校。
      “云老師,邢主任讓你去一趟。”我剛坐下來,張老師從外面往里走。
      “找我?”我起身。
      “對啊,我估計是要跟你商量讓你代孫老師的課。”張老師走到我面前,左右張望了一下后小聲道,“你不要答應,干班主任實在是太累了,我都后悔死了。”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8 12:34:00

      我笑了笑,謝過她后往辦公室外走去。邢主任在學校很有話語權,聽說是校股東的親戚,他如果真讓我去代孫老師的課那是看得起我,我哪里敢拒絕,除非我不想干了。
      拐了幾道彎,我來到邢主任辦公室門口,敲了敲門。邢主任溫和的聲音傳來,我推門進去。
      “云老師啊。”邢主任起了身,他滿臉笑容,“快坐。”
      我有點受寵若驚,我來這所私立學校上班足足一個學期了。平常邢主任都是板著一張臉,別說給我笑臉了,不挨他罵他就算走運了。
      “云老師來了一個學期了哈,怎么樣?我是說你還習慣這里的生活嗎?”他殷切的目光。
      我不知道邢主任葫蘆里要賣什么藥,想著張老師的提醒,我有些訥訥地開口:“習慣。”
      他點了點頭:“上個學期,你帶的兩個班,英語成績提升得最明顯,家長們很滿意。”
      我捏著手心:“謝謝主任的肯定。”
      邢主任起身給我倒了一杯水,坐下后,他說:“云老師,我這邊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。”
      我嚇得趕緊說:“主任,您請吩咐。”
      他哈哈笑:“云老師,你別緊張。是這樣的,這個學期開始,你只帶七年級三班,七年級四班我別外安排老師接手。”他說到這里頓住,故意賣個關子。
      我暗自猜測邢主任是不是要派我去進修什么的?要是能去進修也不錯,費用學校會報銷,對我以后的職業生涯也是有幫助的。
      “有個學生,他的情況比較特殊,需要老師到他家里上課,每天兩個小時。云老師,你看看時間怎么安排比較好?”邢主任問。
      我呆了呆,刑主任竟然讓我去給學生做家庭老師,這可是違反我們學校校規的。
    • 人淡如菊wx: 舉報  2019-06-22 13:09:04  評論

      云邊小彩虹:在微信公眾號上看完了,對結局不太滿意。沈知年和云邊經歷了那么多風風雨雨,而且彼此肯定會有感情的。沈知凡和云邊在一起,他們會有預期的幸福嗎?也許只是彌補大學時代愛而不得的遺憾。不過,文筆優美清新,情節引人入勝,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描寫,實乃網絡小說的一股清流!支持作者!
    我要評論
    作者:KiSs心戀 時間:2019-03-18 13:05:01
      已閱,層層鋪墊,步步認真,相當扎實!絕對好帖!
    作者:gzmai 時間:2019-03-18 15:28:40
      來看看更新沒
    作者:e27pm4kzphelp88 時間:2019-03-18 17:09:20
      下一盤很大的棋
    作者:相思菲雨 時間:2019-03-18 17:39:42
      就說還有啥事沒做!原來是忘記頂帖
    作者:莉婷相依 時間:2019-03-18 21:44:50
      非常引人入勝,強烈期待后文精彩的展開
    作者:cuisong543 時間:2019-03-18 22:13:50
      馬克
    作者:jstao2000 時間:2019-03-19 00:19:11
      每次更新篇幅夠長,爽
    作者:zt2015 時間:2019-03-19 00:19:42
      今天有人休息么?一起來頂貼啊
    作者:zengyouling 時間:2019-03-19 00:47:20
      作者坐個板凳,催更!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9 09:33:15
      “邢主任,這……”我萬分不解。
      邢主任斂了笑,嘆了口氣:“云老師,我知道你的困惑,特事特辦嘛,你也不要和別的老師說。工資你也不用擔心,比你原來帶兩個班要多得多。”
      邢主任的反應讓我明白,這個學生的背景肯定很厲害,校方得罪不起。否則,學校絕不可能為他開這樣的特例。
      我是想工資能再高點,誰怕錢多呢?可現在明擺著,這錢不好賺。要是好賺的話,邢主任又怎么會把我這個炮灰扔出去,他的夫人也在我們學校教英語,還是資深教師,這樣的好事兒怎么不讓他夫人去占。
      “云老師,有什么困難,你現在可以提出來,我這邊盡一切力量解決。”邢主任看著我。
      “我想問問這個學生的情況。”我想了想才說,“交通方便嗎?我,我沒有車。”
      邢主任松了一口氣:“十三歲的男孩,暑假期間出了車禍,目前還在康復中,他母親擔心他成績落下太多。交通這個方面,你不要擔心,每天會有專門的司機接送。”
      話說到這個份上,我知道這根本不是找我來商量的,這是命令。還好從邢主任的話語來判斷,這個十三歲的男孩是遭遇了意外,而不是熊孩子。
      “云老師。”邢主任用詢問地目光看我。
      我不敢再遲疑:“刑主任,那我什么時候開始去給那個學生補習?”
      “今天。”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9 11:03:30
      邢主任抬手看了看手表,“那邊的意思是希望時間定在每天下午三點到五點,你以后的課,學校都幫你安排在上午。”
      我沒想到今天就要開始,心里有點兒慌:“那,那我回去準備一下。”
      “好。”邢主任也起了身,又叮囑道,“這事情,你不要聲張。”
      “邢主任,我記住了。”我應道。
      出了邢主任的辦公室,一股熱浪撲來,我順著走廊往老師辦公室走。邢主任只說工資會多得多,并沒有明說會多多少。我很擔心會不會到時就多個三五百塊,學生和家長又都是史上最難搞的那種,那我就真是太慘了。
      回到辦公室后,張老師就八卦地跑過來問我邢主任找我做什么?我想著邢主任的囑咐,便只說刑主任讓我這個學期只需要帶一個班。
      張老師很是詫異:“邢狐貍這是什么意思?你明明教得很好啊,上學期七年三班還了年段第三名,四班也第六名,你還是新老師哎。為什么突然減少你的工作?”
      “可能學校有其他的安排吧。”我有些心虛。
      “真是奇怪的很。”張老師嘀咕著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      我打開電腦,開始備課。今天就開始上課,我估摸著這學生的家長是想讓我先復習上學期的知識點。
      時間過得很快,午飯過后,我瞇了一會兒,眼看著時間已經兩點多了。我去了趟廁所,整了整妝發,我回到辦公室等待著。
    我要評論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9 12:33:59

      兩點十五分,邢主任給我打了個電話,他讓我到學校北門去,說司機已經到了。
      我拿著文件袋起了身,出了辦公室,我頂著烈日來到了學校北門。前腳踏出門,我就看到一個大約三十歲左右的女人站在一輛車旁。見是個女司機,我心里輕松不少。
      “云老師。”那女人拉開了后車門。
      我加快腳步走過去,然后上了車后座。那女人關上車門后繞過車頭上了駕駛位,隨即車子啟動。我尋思著問問學生的情況,可駕駛位的女人十分專注地開著車,我只好抱著文件袋安靜地坐著。
      車子一路往香蜜湖方向開去,車內空調打得足,時間長了,我就有點昏昏欲睡。二十來分鐘的車程,車子拐進了一條輔道,又開了幾分鐘,車子駛入了一條岔道。
      我從車窗里望出去,天寬地闊,別墅錯落在山水之間。這里和外面,已經是兩個世界了。我默默地打量著,心里并無波瀾,和我完全沒關系。在深圳這兩年,我偶爾也聽同事或身邊的人說過某些女人靠捷徑住上了別墅,但實際上,這樣的情況并不多。在這座充滿活力和機會的城市,捷徑才往往是最曲折的路。
      我走神的片刻,車子開進了一座院子里。女司機飛快地下車,然后她恭敬地幫我拉開了后車門,我道了謝踏下了車。
      “云老師,請。”女司機躬身。
      我捏緊手里的文件袋,大廳里有個穿著干練的中年女人迎出來。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19 14:04:15
      我挺直后背,心里一陣陣發緊。
      “云老師,請跟我來。”中年女人走到我面前。
      我不知道該怎么稱呼眼前的女人,只好訕笑著跟在她身后,心里拼命的對自己說不要緊張,待會好好上課就是了。心理建設歸心理建設,我踏進大廳,在玄關處換上了中年女人遞給我的鞋子,我還是緊張得手抖。
      換了鞋后,中年女人引著我上了二樓。二樓的大廳是整面的落地玻璃,隔著玻璃望下去,是游泳池,此時,有個男人在游泳。
      “云老師,您在這里稍等一會兒。”中年女人指著沙發道。
      “好的。”我挨著沙發坐了下來,中年女人轉身離去。
      偌大的大廳里只有我一個人,我忍不住好奇的打量大廳,都說有錢人的生活不能想像。這么大的大廳里,只擺放著一套沙發和一張茶幾,茶幾上放著一個空花瓶,里面還剩半瓶水,不知道為什么并沒有插花。我忍不住想我那不足十五平的出租房,滿滿當當的全是東西。站在這里,我有一種強烈的不真實感。在此之前,我對富的認知僅僅停留在文字上,想像再豐富也及不上實地帶來的震撼。
      時間一分一秒,眼看著已經過了三點鐘了,可是還沒有人來喊我。我有些坐立不安起來,那學生到底什么情況?
      我足足等到三點二十五分,樓梯那邊才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,我咽了咽口水,轉頭看著大廳入口的方向。
      一個穿著白色襯衫,下身著休閑牛仔褲,頭發濕漉漉的男人走了進來。
      四目相對,電光火石。
      我幾乎是從沙發上彈跳起來了,連退兩步,我面色慘白地看著眼前的男人:“你……你,你想干什么?”
      “云老師。”那男人緩步走到我面前,兩步左右的距離時他站定,嘴角扯起一抹笑意:“你可以冷靜一點。”
      我又退了兩步,然后就撞到了落地玻璃上。我努力的想要冷靜,這里根本沒有學生,根本沒有要補習,是他把我騙來的。
      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我厲聲問。
      他輕笑,然后伸手從我手里抽走手機,亮起屏幕后,他晃了晃:“別老想錄音,這習慣不好。”。
      8
      
    作者:zhang4969 時間:2019-03-19 14:16:40
      頂起
    作者:gasley 時間:2019-03-19 14:39:00
      想要你多更,又怕你太累
    作者:illumilarti 時間:2019-03-19 16:34:00
      想離婚了,真的
    作者:ayaya00 時間:2019-03-19 17:23:10
      寫后續吧
    作者:流浪的大名人 時間:2019-03-19 20:12:10
      看你的文有種追劇的心情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20 09:18:45
      我眼睜睜看著手機到了他的手里,那種無法言說的恐懼從我身上的每一個毛孔往外冒。現在我才知道,為什么去KTV那晚他送我回去時,他裝不認識我,原來他早就在提防我。
      “你在恐懼?”他看著我顫動的雙腿,笑容里帶著幾分嘲弄,“你怕什么呢?怕我殺了你滅口嗎?你放心吧,我不會的。”
      我問自己,我是怕他殺人滅口嗎?還是怕他又強J我?可是怕又有什么用呢?我已經站在這里了,這里是他的地盤,他有手段讓邢主任為他辦事兒,他能光明正大地把我弄到這里,這就說明他有恃無恐。
     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兩年前的事情,受害人是我,放棄追責的是我,他犯了罪,我放過了他。時間過去了兩年,當年的事情已經死在了記憶里。按正常人的邏輯,唯恐避之我萬千,他卻反其道行之,實在是令人感到費解。
      難道為了他弟弟?沈知凡是追過我,這次見面之后也向我表達了他一直沒有忘記過我。可如果只是為了阻止我和他弟弟接觸,他大不必如此大費周章。
      “坐吧。”他又看了我一眼后拿著我的手機走回沙發旁,將手機隨手放到茶幾上,他坐了下來。
      我挺直后背,拼命地命令自己冷靜下來,至少兩分鐘的時間,我才慢慢在心底重新攥起了勇氣。然后我抬步走到了他對面的沙發坐下來了。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20 10:49:00
      既然他非要把我請來,那么,我就既來之則安之吧。
      此刻,對面的男人抱著頭靠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,他看起來漫不經心,又似乎心事重重。
      我盤算著離開這里后,我要馬上回學校去跟邢主任說這差事兒我干不了。
      他看我坐下后喊了一聲趙姐。
      不一會兒,剛才領我上二樓的中年女人端著托盤上了二樓。中年女人把一瓶礦泉水放到我面前,又把托盤里的冰鎮可樂放到了畜生面前。
      中年女人轉身又下了樓。
      他打開了冰鎮可樂,汽水“滋”的聲音在空曠的大廳里響起。我忍不住咽了一口水,看著我面前那瓶看似未開啟過的礦泉水,我扭過頭看著落地窗外面。
      “這兩年,你一直在深圳嗎?”他放下易拉罐后問我。
      我收回視線:“是。”
      他點點頭,道:“沒想到。”默了默,又道:“我一直在深圳。”
      “你本來應該在牢里。”我脫口而出,話出口后,我有點兒后悔,在弄明白他的目的之前,我不該這么沉不住氣的。
      他愣了愣,隨后嘴角上揚:“我竟然覺得你說得很有道理,不過,我這兩年過得也并不輕松。”
      “當然,做了虧心事的人自然害怕半夜鬼敲門。”我實在是忍不住的想咒罵他。
      他側頭,抿了抿唇:“云小姐,那是一個意外,我想,你也是明白的。
    作者:低旨來摯秋煙 時間:2019-03-20 11:03:25
      @云邊小彩虹 :本土豪賞3個碼字光榮(300賞金)聊表敬意,好男要寫書,好女要碼字。【我也要打賞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20 12:19:15
      那次的事情并不是我的本意,我只是被藥力控制了。”
      “再多的借口也掩蓋不了你犯過的罪。”我尖銳地反駁他。
      他低頭笑:“好吧,你說得沒錯。所以呢?你試圖套我的話錄音?是想將我繩之以法么?云小姐,云邊……”他抬頭盯著我看,“把我送進牢里后,當年那個坎,你就能邁過去嗎?”
      我張了張嘴,想要用最惡毒的話來咒罵他。然后我意識到,這兩年來,我竟然沒想過這個問題,當初如果我報了警,畜生進了監獄,那么這兩年,我心里好過一點兒嗎?
      我想,不會,那種羞辱和心理創傷就像一根刺,它刺在我的心尖上,根本沒有辦法拔下來。我這輩子都不會好了吧,哪怕畜生血濺當場,往事也無法煙消云散。
      他起身朝我走過來,我嚇得站起來。我想跑時,他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臂,在我尖叫之前,他用手指按住我的嘴唇。
      “別叫。”他溫柔地說。
      “你……”我用力甩手,甩不開,我只能驚恐地看著他。
      “你說得對,我犯下了罪,只是你現在沒有機會將我送進監獄了。”他用手抬起我的下巴強迫我和他對視:“我剛才說了,這兩年,我過得很不好。不過,我真的沒想到會再次見到你。現在,我特別想問問你,這兩年,你過得好嗎?應該也不好吧,如果好的話,你看到我就不用抖成這樣。
    作者:1丑2016 時間:2019-03-20 12:22:09
      既然他非要把我請來,那么,我就既來之則安之吧。
      此刻,對面的男人抱著頭靠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,他看起來漫不經心,又似乎心事重重。
      我盤算著離開這里后,我要馬上回學校去跟邢主任說這差事兒我干不了。
      他看我坐下后喊了一聲趙姐。
      不一會兒,剛才領我上二樓的中年女人端著托盤上了二樓。中年女人把一瓶礦泉水放到我面前,又把托盤里的冰鎮可樂放到了畜生面前。
      中年女人轉身又下了樓。
      他打開了冰鎮可樂,汽水“滋”的聲音在空曠的大廳里響起。我忍不住咽了一口水,看著我面前那瓶看似未開啟過的礦泉水,我扭過頭看著落地窗外面。
      “這兩年,你一直在深圳嗎?”他放下易拉罐后問我。
      我收回視線:“是。”
      他點點頭,道:“沒想到。”默了默,又道:“我一直在深圳。”
      “你本來應該在牢里。”我脫口而出,話出口后,我有點兒后悔,在弄明白他的目的之前,我不該這么沉不住氣的。
      他愣了愣,隨后嘴角上揚:“我竟然覺得你說得很有道理,不過,我這兩年過得也并不輕松。”
      “當然,做了虧心事的人自然害怕半夜鬼敲門。”我實在是忍不住的想咒罵他。
      他側頭,抿了抿唇:“云小姐,那是一個意外,我想,你也是明白的。
    作者:浴火金剛 時間:2019-03-20 12:38:10
      作品不錯,期待出書
    作者:北國游牧人 時間:2019-03-20 13:03:50
      有人在看么,給作者頂個貼啊
    作者:宋樹貴 時間:2019-03-20 13:36:56
      頂一下
    樓主云邊小彩虹 時間:2019-03-20 13:49:30
      云邊,你說我們要怎么辦?”
      “我是我,你是你,請你不要用我們兩個字,你不配。”我咬牙切齒。
      “云邊,我需要你的幫忙。”他說。
      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我再次推了他一把,但他力氣非常大,我只能掙開他捏著我下巴的手,卻掙不開他抓著我肩膀的手。
      “兩個小時五百塊,你的工作內容是陪我聊個天,或散個步,這個價格,你滿意嗎?如果不滿意,我可以再加。”他沉默片刻后問我。
      我錯愕了一下,這個畜生還真是不按常理出牌:“沈先生,我知道你是有錢人。兩年前隨手甩我兩疊錢,現在又問我兩個小時五百塊夠不夠?我呢,只是個窮教書的,租的廉價房,自然是缺你那份錢。不過今天,我打算爭口氣,我不想賺你這個錢,可以嗎?”
      他搖頭:“不可以。”
      “憑什么?”我冷笑。
      “因為我需要你的幫助。”他說。
      “你有病吧。”我一字一頓。
      “沒錯。”他點頭,很認真。
      “如果我說不呢?”我問。
      他抿唇,眼中有憂傷之色:“那我也不知道我會做些什么事情出來?沒見到你之前,我一直不知道怎么辦?”
      我后背有寒意升起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      “云邊,你還有母親,還有妹妹,不是嗎?”他松開了我的手,緩步往落地玻璃走去,“你也挺狠心的,這兩年就真的對她們不聞不問。你妹妹都十八歲了?還是十九歲?”
      我呆怔在那里,他用我媽和我妹妹威脅我……人怎么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?明明犯罪的人是他,為什么到頭了,我倒象個罪人了。
      “難道你真的想讓你妹妹也常伴青燈古佛?”他看著落地玻璃下面。
      “你太無恥了。”我顫著聲罵道。
      “云邊,你想知道她們的近況嗎?”他問我。
    作者:余小魚 時間:2019-03-20 14:37:27
      唉
    作者:不好留名 時間:2019-03-20 15:31:57
      這里不是文學區吧
    使用“←”“→”快捷翻頁 上頁 1 2 327 下頁  到頁 
    發表回復

   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

    久久草视频这里只精品